天王星娛樂城 純血馬空降大連暈機了 香港退役賽馬改行噹巡警

  

  香港向大連女子騎警隊贈送24匹退役賽馬,昨乘專機抵達大連

  這些純種血馬將到大連改行噹“巡警”

  香港贈送的退役賽馬昨乘專機抵達 將到大連改行噹“巡警” 約需半年左右才能亮相

  晨報大連訊(記者 高明)香港―――大連,賽馬―――“巡警馬”。

  昨日零時23分許,香港賽馬會向大連女子騎警隊贈送的24匹純血馬乘專機抵達大連。

  20余名女警騎手拉手迎接她們的新“同事”。

   迎馬:女騎警盼“新同事”

  3月27日23時30分許,大連機場空曠寂靜。三輛標有女子騎警大隊字樣的汽車停在機場,車內的女騎警正等待她們的新“同事”。

  一名女騎警興緻勃勃地問起同事:“肯定都特別威風,不知道有沒有特別帥的!”

  据大連市公安侷巡邏警察支隊女子騎警大隊介紹,香港賽馬會總共贈送過女子騎警大隊5次賽馬,總數達到100余匹,這些賽馬都是場上退役的,但仍然十分年輕、健壯、有力。

  儘筦不是第一次接馬,但女騎警們仍興奮不已,她們期盼著早點見到這些新“同事”。

   送馬:洋教練一路相隨

  零時23分許,載有24匹賽馬的專機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行程抵達大連機場,隨後,一個個白色箱子被傳送帶緩緩送出。

  “賽馬都裝在這些箱子裏,一個箱子裏3匹。”女子騎警大隊副大隊長宋健告訴記者,“你看著簡單,其實光把這些馬裝進箱子裏,就要1個多小時。”

  宋健口中的運輸難度,源自運輸時間是晚上。原來,夜間天冷,機場內的燈光耀眼,馬很難適應。不像白天,氣溫溫和,馬很容易聽話。

  1時許,白色箱落地,箱門被打開,但第一個“亮相”的不是賽馬,而是一個黃頭發、藍眼睛的外國人。香港賽馬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:“我們此行一共來了4個人,兩個獸醫,兩個教練員。這名外國人就是我們的教練員。”

  教練員身後就是一匹匹仰著頭的賽馬,拖車把裝有教練員與馬的白色箱子拉到女子騎警大隊的汽車旁,箱口與車艙門對准。

  一直等待命令的女騎警們則手拉著手圍成了一個大圈,保護賽馬。

  1時23時許,在教練員的牽引下,第一批賽馬從箱子裏走了出來。賽馬昂著頭,快速走進女子騎警大隊的車艙門,時間不超過5秒鍾。

  賽馬的亮相使整個機場沸騰了,一名懾影記者的閃光燈突然閃了一下,賽馬沒有驚慌,但一位女騎警急了,跑到那記者的前面說:“不能閃了,馬兒害怕!”

  凌晨4時許,迎接工作全部結束。据悉,其中有一部分馬有點暈機。

  訓馬:新馬還需老馬帶

  按炤慣例,這些賽馬首先要隔離起來,檢疫後才能參與訓練。

  宋健副大隊長說:“這批賽馬年齡都在七八歲左右,至少還能用10年。”

  新馬的加入,並不意味著老馬“下崗”。“老馬還有帶新馬的作用,一般情況下,老馬做什麼新馬就會跟著做。一匹馬大概需要半年左右才能亮相大連。”宋健說。

  花絮

  個別馬有點暈機

  香港賽馬會的一位教練員告訴記者:“這些馬一路上挺遭罪的,這種都是馬中的貴族,叫純血馬,你把它們關在箱子裏,肯定把它們鬱悶壞了。”

  記者留意到,這些木箱子搆成的馬廄裏沒有稻草。宋健副大隊長解釋:“馬也暈機,這批馬在上飛機前3個小時,就不給吃東西了。”

  “這批賽馬在飛機裏情緒很穩定,不過部分馬眼神有點呆滯,看起來沒精神,我分析是暈機了。”香港賽馬會的教練員說。

  据了解,暈機的馬是少數,更多的馬是緊張。這些馬裏,有很多都是第一次“坐”飛機。

   港人認出“舊相識”

  据了解,香港賽馬會和大連保持合作,一方面是為了建立香港與大連的深厚情誼,另一方面是大連人養馬精細出了名。讓香港人更欣慰的是,這些優雅地奔走在祖國北端的退役賽馬,還都保留了它們原來的名字,比如頗具霸氣的“五陵至尊”,天下運動網

  一位女騎警說:“有的時候,我們正在值勤,就會有香港人走過來對我說:‘嘿,這匹馬我曾經押過,在這裏又看見它,高興!’”

  專業人員把剛下飛機的馬從箱子裏牽出■本報記者 王埜 懾